佳文共賞

無語良師無我之愛

轉載臺大校訊內的好文章

無語良師無我之愛

醫學院於96年322日下午3時假該院基礎醫學大樓舉辦一年一度的慰靈公祭,由醫學院陳定信院長主持。醫學院、附設醫院教職員、醫師、學生百餘人及大體捐贈、器官捐贈家屬親友約四百多人參加,全體師生同仁藉此再次向眾良師及家屬致上最虔誠的追思與感謝,場面莊嚴感人。

因有發揮生命無私大愛的無語良師,奉獻軀體,供作解剖教學,造就無數良醫,使世人遠離病痛;或是器官捐贈,使生命得以延續。那份默默無盡的愛,讓生命的意義更加綻放,亦使醫學教育得以發皇。

年遺族代表黃達河先生致詞,兼備理性與感性。黃先生與夫人魏慎之女士二人,於13年前一同簽署遺體捐贈同意書。黃先生於9597日親自護送夫人遺體至醫學院,鶼鰈之情溢於言表。

講詞內容承黃達河先生惠允刊載,相信讀者閱讀後惻愴之餘必有啟迪。全文如下:

感謝臺大醫學院接納我們的遺體捐贈。

我填寫魏慎之個人行誼資料表,第一項說她為人保守、厚道,熱心公益,第六項說她溫文爾雅、待人誠懇,有長者之風,是良師也是益友。第四項說她教育學生盡心盡力,另加一說明『魏慎之、黃達河生平事略』。今簡述此說明重點,並略加補充。

魏慎之民國六年九月十六日生於北京,祖籍為浙江杭州。黃達河民國五年十二月十日生於廣東澄海縣。兩人於民國二十四年秋進入北京清華大學就讀,分別主修物理與化學,至今共歷七十一年,其間曾經歷離亂之苦,亦曾享受工作成就之喜悅。

屆齡退休之前,慎之先後曾在第二女中(今中山女高)及台北工專(今台北科技大學)任教,達河曾任台灣肥料公司總經理,二人合組一平實的公教家庭。這其間,我們盡心教育獨子黃大孚,使他從師大附中進入台大,然後出國進修,在本業上略有成就。

退休之後,二人合作做了三件事:一是行善、一是旅遊另一是寫作,我們積蓄不多,但仍定期捐贈一二慈善團體。我們決定乘體力尚能負荷時,漫遊四海,攜手出國旅遊共二十八次,大陸省親之外,看遍世界名城美景,人間百態。兩人先後翻譯了六本名著,寫了十二篇遊記,其中最難忘的是巴納德醫師所著的Good Life and Good Death(譯作〝人生來去〞)。大都是由達河執筆、由慎之細細校閱,改正譯稿及原稿中許多白字和錯字,並作適當潤飾,使字義更為明白文句更為順口,譯述和著作是二人密切合作的成績,是值得珍惜的。

魏慎之和黃達河從清華大學同窗至今共歷七十一年;其間值得回憶的往事很多;二人相依為命、患難與共,有甘有苦一言難盡。

多少年來,我們生過許多大小疾病,還住過加護病房,都依靠許多良醫,以仁心仁術給我們最有效的治療,幫助我們活到這大把年紀。我們捐贈大體,既為回報醫師們救治之恩,也是我們一生最後的貢獻。

魏慎之是我的同學、妻子、老伴。我們相遇、相知、相親、相愛七十一年。2006年九月七日我親自護送她到台大醫學院,就像她曾護送我進加護病房一樣,我感謝她七十一年來對我的照顧,我永遠愛我的老伴。

再感謝臺大醫學院接納我們的遺體捐贈,我們指我和我的老伴,我們十三年前就共同作此遺體捐贈決定,我的個人行誼資料已經寫好,我以稱讚老伴的話稱讚自己兩人生平事略完全相同,將來不必另勞親友代寫。

我和諸位醫師後會有期。

謝謝。